企业门户 | 工程机械新闻 | 工程机械企业 | 工程机械产品 | 工程机械商机 | 工程机械品牌
多地公布新一轮投资项目 大批新铁路项目露面
http://www.31gcjx.com 2015-04-13 08:03:26

  赣深客专,吉永泉铁路,阜新到盘锦铁路,一些新的铁路项目,出现在各地对社会资本开放的目录上。

  笔者获悉,近期辽宁、江西、甘肃等地公布了新一年对社会资本开放的投资项目,这些项目除了有各种高速公里、机场,重大水利工程等外,也有不少新的铁路。

  此前3月,北京也公布北京地铁3号线、12号线、17号线、16号线、轨道交通新机场线等17条线路都将向社会资本开放。

  过去的2年,各地公布对社会资本开放的投资项目,部分已经通车或开始建设,但是仍有一些重新出现在今年对社会资本开放的项目上,比如蒙西到华中的煤炭专线,南昌到赣州的客运专线等。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财政学会公私合作(PPP)研究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孙洁指出,一些项目投资巨大,如果企业不感兴趣,可能有多个原因。

  “可能是因为这些项目的收益不多,政府可以通过增加补贴来提高企业的积极性。”他说。

  2014年,包括向莆铁路和沪昆铁路、南昌到赣州铁路,蒙西到华中铁路,也对社会资本开放。其中南昌到赣州铁路全部投资财务内部收益率为3.02%,沪昆铁路收益率为7.08%,但是向莆铁路从2013年9月26日开通到2013年12月,亏损7.36亿。今年则南昌到赣州铁路,蒙西到华中铁路继续招商,赣深铁路等则是新项目。

  各地公布新一轮社会投资项目

  今年各地加快了项目向社会资本开放的步伐,其中甘肃发改委公布了第二批鼓励社会资本投资项目订单,160个项目涵盖交通和物流设施、农业水利、生态环保、市政设施、能源资源、社会事业、文体旅游等方面。

  甘肃发改委称,上述项目鼓励和吸引社会资本特别是民间投资以合资、独资、参股、特许经营、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方式参与建设及营运。

  对于已开工建设和基本明确投资主体的项目,应加快建设营运进程,或加快推进前期工作,尽快形成示范效应;对于尚未确定投资者的项目,应创造条件进一步落实鼓励和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投资、建设及营运,具备条件的要面向社会公开招标,并按照有关规定程序办理。

  根据了解,这些项目包括阿拉善左旗至西宁高速公路,环县至海原至中川铁路,阿克塞县工业园区调蓄水库工程等33座小型水库工程

  同样,江西发改委、辽宁发改委也发布了相应的对社会资本开放的项目。

  其中辽宁推出首批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共22个,总投资222亿元。这包括合交通设施两项、清洁能源工程7项等。

  而江西公布的2015年重点招商项目则有2672个,总投资达22810.96亿。这包括了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八大领域,合作模式涉及股权合作、债权合作、PPP、独资、合资和BOT等多种模式,投资总额达到22810.96亿元。其中30亿元以上(包括30亿)投资项目有118个,100亿元以上(包括100亿)的投资项目有30个。

  其中重大基础设施项目领域有项目315个,包括交通项目81个,水利项目17个,能源项目66个,城市基础设施项目151个,总投资资金为4403.92亿元。

  孙洁认为,鼓励社资本进入各种投资,涉及到回报问题。高风险,往往是高回报;低风险,也就低回报。

  但是就PPP的项目来说,一般不允许有高风险。“因为涉及到公共事业。今后的政策法规将会有利于吸收民间资本的动作,比如降低融资风险。”

  此前截至2014年10月底,江西462个示范项目中已有264个达成投资协议,签约率为57.1%,签约资金894亿元,实际到位资金260亿元。

  大批新铁路露面

  本次各地公布对社会资本放开的项目中,产业要向了很多新的项目。比如江西就有赣州到深圳的客运专线,还有合肥到安庆、九江的高铁,以及吉永泉铁路(江西吉安至福建泉州),都属于新项目。这些铁路将使得大干线产生。

  其中深圳到赣州客运专线建成,以及合肥到九江的客运专线建成后,全国经合肥的京九干线将很快形成。而吉永泉铁路建成后,将使得蒙华铁路发生变化,该线路可以经过吉安延伸到沿海泉州,这样,从内蒙古西部到东南沿海的铁路将建成。

  此前陕西也提出铜川到西安的铁路对社会资本开放,这为银川到西安整个铁路向社会资本开放做了铺垫。

  上述铁路有的已经纳入到了国家十三五规划,有的则还待国家发改委审批。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认为,大量的铁路对民资开放没问题,但是要看这些铁路有无有赢利点,造成社会资本不愿意进入。

  如果很多规划在建的高铁项目都没有沿线人口密度,商业活动的支持,从项目本身来讲就是不合理的。没有盈利点的项目自然不会得到社会资本的青睐。

  没有盈利点的项目企业自然不愿进入,“还要考虑到有没有配套的政策对其获利能力进行支持。如一些链接沿线房地产区块的通勤铁路,其本身是有盈利潜力的,但如果没有相关制度对其盈利进行支持,企业也是不愿进入的。”他说。

  除了盈利点的进一步明晰以外,还有一些问题也制约了民营资本进入。

  比如目前高速公路收费管理条例仍然在强调以发展政府还贷型或政府债务性公路为主,这就限制了PPP(公私合作关系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模式的发展,限制了民营资本的进入。

  长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周国光认为,国家政策要在未来有进一步的调整,解决现有条款和推行ppp模式间的矛盾。同时,在铁路领域,铁路系统目前运铁合一的运营管理体制就限制了社会资本的进入。“无法保障社会资本在铁路中的运营获利模式,铁路引进民资将会只停留在纸面上。”

  他认为,获利情况好的项目允许民资进入,对于获利情况不好的项目可以允许政府进行补助,其中政府补助最突出的就是北京地铁4号线,14号线和16号线。

  此前京津城际,沪宁城际,以及京沪高铁,都传出了盈利的消息。而根据江西发改委2014年公布的招商信息,作为省会城市联接线的沪昆铁路全部投资财务内部收益率为7.08%,但江西省内南昌到赣州铁路全部投资财务内部收益率为3.02%。

文章关键字: